夭幺子

大眼苏,仏英,五虎退敲可爱!混沌大王萌一脸~
专注龙之谷……虽然写的这个信息其实没什么卵用、
 
 
 
´●________●`

最近的几张摸鱼~好久没有好好上色了,好累_(:з」∠)_

废都(米英,陈年巨坑)

初二的时候开的坑,偶然翻出来了_(:з」∠)_……那就拿出来看看吧

注!初二的坑嘛,你们懂的……各种OOC慎入!翻出来的时候真是……maya这篇文的设定我都快忘光了2333

R U READY?

----------------------

废都1

废都,人们都这样称呼这里。
除了一望无际的废弃物堆成的垃圾山,灰蓝色的天空,被遗弃的生物之外,大概看不到任何东西了。 对于这之外的人来说,这里的一切都是不存在的。人们常常将垃圾丢弃在这里、把罪犯流放到这里,久而久之,这里被人们所不需要的东西所填满,于是便成了“废都”。
或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里应该是最自由的地区。没有任何的法律法规、但是生活在这里的生物们,都已经没有心情去犯罪了。
亚瑟大概是从十年前居住在这里的,每天依靠排放到这里的废物维生,和弗朗西斯一起。
他戴上防护面具,穿好防护服,努力将自己包裹得密不透风,才推开不知道在哪里翻出来的门,离开这所谓的“家”。外面的空气几乎充满的有毒物质,要不是弗朗西斯找到的空气清新器他们可能早就被毒死了。
“咳咳。”亚瑟喘了几口气,离开他们的房子,向较近的几处垃圾投放出走去。
他从垃圾山最上端开始搜寻自己需要的物品,用棍子拨开表面的废物,在里面翻找出能用的东西。
亚瑟当然知道生活在这里是一种慢性自杀 ,弗朗西斯也清楚——他们都再清楚不过了。这里的老鼠和蚂蚁都会吃人,但是,他们却都不想回到那样喧闹的人群里。
可能是因为渴求着自由?
就像是快溺死的鱼努力跳到最近的浅洼里一样。他们大概只能寻找这样的生存方式了,没有比这更加自由的了。
弗朗西斯不止一次对着他吹嘘自己的名字了。他说那不仅是他说高贵的法国人的象征,而且有“自由之人”的意思。
亚瑟隔着面具嗤笑。
他是被弗朗西斯带到这里来的。
不,可能用“带”不太合适?但是亚瑟现在懒得去回忆了,总之是跟着弗朗西斯来了这里,然后花了不少时间去适应。那家伙刚来的时候简直比他还大少爷。
亚瑟在心里狠狠地嘲笑当时弗朗西斯的窘样,一边用带着加厚的手套的手捡起有用的物品扔到预先准备好的袋子里。
他听到上方似乎有什么动静,亚瑟皱皱眉。似乎是又一批垃圾的倾倒开始了。他一边拉着袋子跑到安全的地方(如果不想被垃圾淹没的话),一边在脑子里咒骂。
他可不记得现在是倾倒垃圾的时间。
他蹲在墙角下,看着垃圾像瀑布一样流下,默默吐槽:嗯……还挺壮观的。
就在他走到之前的位置的时候,一个鲜亮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
——是哭声,迸发着不属于这里的生命力,那种他早就丢失了的声音,简直吵闹得不像话。
亚瑟忍不住朝声音的方向扭过了头,正对上一双天蓝色的眼睛。他有多久没见过这种颜色了?亚瑟仔细打量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当他看着亚瑟的时候,哭声停止了。
那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被层层叠叠的被子包裹着。如果不包这么多层的话,估计摔也摔死了。那个这里和别处的通入口,可以五六米的距离差呢。一小撮金毛从被子里调皮地翘出来,他的脖子上还挂着一个和他大小明显不相符的金质挂坠。
大概是有钱人家的少爷吧,不过为什么会被丢出来?在这里看到被遗弃的小孩还真不少,不过大多要不就是衣衫褴褛摔下来就半死不活了,要不就是本身就缺了一只手半只脚。
不要说亚瑟无情,如果你隔个几星期就能看到一次,还看了近十年,你也该腻了。无情的是抛弃这些孩子的人,所以他才这么的讨厌回去那里。那个简直让他恶心地作呕的地方。
亚瑟抱起那个小孩,看到他挂坠上精细的花纹以及用花体雕刻上去的“Alfred” 。
废都2
 十年后
 亚瑟在高高堆起的垃圾山中间穿行着,十年的时光似乎没有给他任何影响。仍旧是一双绿宝石一
样的双眼,金发一如既往的杂乱,白净的娃娃脸上没有多出一丝皱纹。眉毛也依旧厚。
 大概是因为几年前的一场事故吧,这里的一切时间突然流逝得很慢,但是该夺去的它还是毫不留
情地夺去了。
 他现在正要离开废都,已经多少年没有走出这里了?他是怎样也记不清楚了,外面的世界的模样
也停留在过去的印象里。至于为什么要离开呢?亚瑟攥紧手中的信。
 ——他的母亲去世了,可能比柯克兰老爷还要早。但是他才从基尔巴特手里拿到那封封皮已经褶
皱不堪的信。亚瑟对自己十多年前的贸然离去感到抱歉,但是,他们根本没来找他。
 他早已被遗弃了。
 但是亚瑟还是觉得应该去看望她,于是拿着信,背上从废物中找到的还算体面的包,向门口弗朗
西斯的墓吻别——就像平时一样,离开了家。
 只有他一个人的家。
 他有种预感,这次大概会离开很久。可以的话,顺便去看看阿尔弗雷德,他的话,现在一定长成
大男孩了吧。自从他六年前离开以来,亚瑟就没有再见过他。
 出入废都其实并不难,只要出示和外界的人有关系的东西,或者别人愿意亲自来找你,总之,就
是证明自己还与那边的人有联系,不算是被遗弃的,就可以了。
 也有一些人是不愿意离开的,这里什么都有,或许没有那些贵族那么奢侈,更何况,还可以逃离
那个可怕的世界。
 噢,上帝。亚瑟笑,他完全把自己当成这里的人了。
 亚瑟给看守出示信件,看守象征性地检查了一下,接着就放亚瑟过去了。
 对的,就是这样。所有人都这么不务正业,一个个都忙着怎样背着老婆偷情,或者去赌场赚一笔
,欺负欺负弱势的家伙。
 亚瑟一直以来都那么讨厌这些人。
 被流放到这里的罪犯他们都一起喝过快发霉的伏特加,聊了几个晚上。亚瑟有时候甚至觉得他们
还不错,除了某些时候有些神经质?或许真正该被流放到这里的人反而在安逸地享日子。
 
 亚瑟离开废都的时候是晚上,他一点一点地向市中心走去。街上闪烁着耀眼的灯光,交错地落在
亚瑟身上,将黑夜都照得通亮。偶尔路过几家酒吧还可以听到里面放着嘈杂的歌曲,顺带着人们闹哄
哄的声音。他还可以在街角看到几个醉汉拉着妓女在性【アサ】交,淫【アサ】荡的浪【アサ】叫几乎一字不漏地落入了亚瑟耳
中。还有路过的小孩,似乎不经意地撞了一个大人一下,刚要为自己的收获而高兴的时候,被察觉然
后痛打了一顿。 
 
 十多年前,这里还没这么多电灯呢,那时候电灯还是稀奇货。亚瑟一边赞叹着城市的迅速发展,
一边在心里讥讽这里丑恶的人的样子还是没有变,依旧恶心地让人发笑。 
 
 柯克兰家在市中心,大概因为这里住着的大多都是富人,人们的恶习也收束了一些,警【アサ】察在四周
巡逻。亚瑟远远地望过去,那幢别墅依旧像以前一样看上去华丽庄严无比,围墙将里面娇艳的玫瑰丛
圏了起来,上面装点着低调的挂灯。
 
 亚瑟的目光落在那广大的花园上,接着在警【アサ】察过来询问之前离开了。
 
 他突然不想进去了。一想到他们会问自己的身份,然后自己再回答:亚瑟·柯克兰……说不定他
们还要他证明自己什么的,然后再暗地里嘲笑自己这个家族纠纷中的失败者。
 
 简直太可笑了。
 
 亚瑟又返回了之前的街道,在路上徘徊,看着四周的景象。一个醉汉,那种酒杯,在路上东倒西
歪地走着。接着他发现,在路上徘徊着的都差不多是同类型的人,等着哪个漂亮的不小心的姑娘误闯
……或许不用太漂亮也可以。
 
 他皱起了粗粗的眉毛,随便找了家酒吧进去。
 看着里面互相碰撞着酒杯的人们,亚瑟再一次觉得自己来错了地方。在这种热闹得过分的地方他
一直显得很不合群。或许自己还是回去废都比较好。
  “嗨!亚瑟!你是亚瑟吗?!”
  出乎意料的,居然有人认出了自己。亚瑟手足无措地回头,看到一个笑得像傻瓜一样的金色呆毛
……啊不,金发的,大男孩?
废都3
 
 时间大概对自己而言什么都不是,对于自己和与自己住在一起的朋友而言,只不过是又挨过了一天。但是在处于生长期的男孩而言,这大概真的是很长的时光。
 
 “是我啊,亚瑟,阿尔弗莱德。”男孩咧开了一口洁白的牙齿,冲着亚瑟眨了眨天蓝色的眼睛。
 
 亚瑟愣住了,要不是阿尔弗兰德的自我介绍他还真认不出来。他是不是应该说一句:啊你都长这么大了……但是他居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失望。总感觉……虽然长大了很好但是,还是小时候软软的更加可爱。
 
 “都长这么大了,阿尔弗莱德。”亚瑟微笑,踮起脚尖抱了抱大男孩。
 
 是啊,都比我高了呢。亚瑟有些酸溜溜地想。
 
 “见到你真高兴,我原本打算最近去找你呢,在废都。”
 
 亚瑟咧了咧嘴角,给了一个很勉强的笑。对方好像丝毫没有觉得自己话有什么问题,也完全没有发现旁边的噪音减小了。
 
 废都的人从来都不受欢迎。每次提到那,似乎就只有疯子。人们总是在心里鄙夷,当然废都的人也一样。
 
 “很高兴见到你。”站在阿尔弗莱德身后,一直闭嘴不语的男人笑道。
 
 亚瑟这才发现阿尔弗莱德穿着一身正装,以前他给他穿的时候他还总是满脸的不愿意。大概在商谈什么事情吧,这么想着,亚瑟向男人问好,然后突然发现男人同样有些面熟。
 
 “这么多年在废都还好吗,亚瑟·柯克兰?”男人假笑着问。 
 
 亚瑟只觉得脑中一片蜂鸣,很久以前的记忆猛地拥挤在大脑里面。那个男人——红色的头发,和自己一样的粗眉毛,以及蓝眼睛。对于那时候的自己而言,简直是恶魔的象征。 
 
 阿尔瞪大了眼睛插道:“柯克兰?你们是亲戚……?噢,天啊!亚瑟,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我都没听你说过你的姓……”
 
 “挺不错的,比在家里好,哥哥。”亚瑟也回了一个假笑,道:“我以为你大概永远都不会认我这个弟弟了。” 
 
 “我挺愿意听听你这几年的经历的,介不介意等我和阿尔弗莱德谈完之后一起回一次家?”他的哥哥斯科特·柯克兰这么邀请他。
 
 “正有此意。” 
 
 “那过几天记得来我家玩。”阿尔弗莱德大声说,生怕被遗漏掉。
 
 ——他显然想多了,阿尔弗莱德的存在感永远都很强。比如说他刚刚从吧台前抱了六大瓶威士忌,满满地占据了他的两双手。
 
 “既然都是好久不见,一起来喝一杯如何!”
 
 亚瑟觉得自己的眉毛(当然,一点都不粗)跳了跳,忍不住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斯科特,斯科特也正好看过来。两人大概在这一点上比较有默契,虽然他们都不会承认自己不胜酒力。 
 
 斯科特拍了拍亚瑟的肩膀,笑道:“咳咳,亚瑟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应该很想家吧,那我们改日再谈吧,非常抱歉,琼斯先生。”
 
 “诶?一起喝一杯……”
 
 亚瑟暗暗地骂了斯科特一家子……啊,不包括他自己。居然用这种糟糕透了的理由,但他还是配合道:“抱歉,阿尔。我后天就去你家,到时候也不迟。但是现在……”
 
 阿尔弗莱德做出理解的表情:“约定好了啊,我会准备好酒等你的。”
 你理解了什么?亚瑟腹诽。
 
 走出酒吧之后,两人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从某些方面来讲,他们不太愿意在对方面前喝醉。他们还是比较清楚自己的酒量和酒品的,大概也就这一点上,比较了解对方。 
 
 斯科特站在路边招了招手,一辆豪华的私家车开过来,司机下车帮他们开门,兄弟二人进了车。
 
 然后……
 
 令人尴尬的沉默。
手机君格式大概会很混乱,但是
我的格式根本没有对过orz……谁来拯救它!
废都4
车窗外的路灯犹如萤火般稍纵即逝,亚瑟觉得自己来到了另一个浮华的世界一样,久久地沉溺于过路的景象。
“亚瑟……”斯科特开口,得到对方的反应之后,犹豫了一下继续道:“父亲和令母过世了,在前年。”
“我知道,我最近才接到信,过来看望[她]。”
亚瑟似是无意中强调着的词汇,让斯科特皱了皱粗粗的眉头。
沉默。
随着车辆的行驶,周围的人越来越少,建筑物像是倒退了时光一样,尽是繁复的巴洛克式设计。车内的空气总算赶在凝结之前被司机的声音打断了。
“到了,老爷。”司机为他们打开车门,待他们下车后将车进了车库。
亚瑟顺着自己的记忆仔细端详着这座庄园,依旧能很轻易地嗅到诱人的玫瑰花香,路面大概重新修过了,湿乎乎的野草浸过他的鞋底,前方的高大的建筑将他压得透不过气来,依旧是如此让人厌烦的感觉。
他真不想回来,他的在这里的童年几乎没有任何好的回忆。
“亚瑟。”斯科特在门口停下。
金发男子愣了一下,忽然听到红发男人用低沉的声音轻轻道了一句“以前,对不起。”,然后头发被一只手狠狠地揉了两下,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先进入了大厅。
亚瑟伫在原地,一直到一阵冷风吹过将好不容易消下去的鸡皮疙瘩再次刮起来才意识到往前走,顺便在心里鄙视一下斯科特不符合人物形象的行为。
他大概不会意识到自己的脸彻底红了这件事。
亚瑟回到自己的房间,那里和他走的时候相差不远,女仆大概常常有清扫,屋子还是很整洁的,只是少了人住。
他将包放在床边,一边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情,一边感叹自己的好运气。
人都见着了,大概不久以后就可以回去了吧,亚瑟躺在床上这样想到。
弗朗西斯,阿尔那小子现在好得很呢。亚瑟眨了眨眼睛,觉得困意上来了。
还有就是,这里大概没有我想的那么糟糕。

随笔

慎入,最近心情不好


好累。
    喘不过气来。
    
    要大力地吸气,鼻腔耸动,怂恿着空气冲涌进身体,然后再像漏气了一样,废气流出,一切都定格在这一刻。
    我短暂地,忘记了呼吸。
    如果不是窒息的感觉传来,我觉得自己会真的不呼不吸——像一具死尸一样,一切静止,无法移动。
    
    但是压迫感逼迫着我用力吸气,呼吸,再呼吸……连同着鼻口的空气、胸腔、腹部、双臂……一起颤抖。
    好累。
    
    但是,我还是站着,就像周围任何一个人一样,冷静地看着静物,冷静地摇摆着手腕、冷静地旁观着自己的画。或者说,假装冷静地看着静物、假装冷静地摇摆着手腕、假装冷静地旁观着自己的画,但是我的周围已经什么都没有,都是一片混沌。
    只是偶尔我会突然想起来自己应该做什么——连同着呼吸,我在它该在的地方,添上几道木质铅笔的痕迹。
    
    我觉得很难站稳,拿着笔的手的神经似乎也在颤抖,双唇茫然地张着,我知道,此时的我只是一个假装是正常人的怪物——或许不是怪物,说不定是一具死尸,一只静物,或者只是一个被空气流动左右的塑料袋。
   我在哼歌,这大概是一种用于伪装的方式。比起哼歌我更想大声唱出来,或者嘶吼,或者咆哮。让空气感觉到我的颤抖,让我的肌肉、血液、骨骼、发丝都颤抖起来——
    但是我不敢。
    我无比期待有人能发现我的不正常,又无比恐惧。我害怕被人知道我可能只是一具死尸,一只静物,一个塑料袋……但是,作为人,我站在这里,又窒息于这种恐怖的重量,压得我无法动弹,只能发出轻微的、颤抖的信号。
    
    我不正常。
    没有人能比我更能在这一刻体会到这一点,所有人都在正常地呼吸,只有我在苟延残喘。 

和群里妹子的合绘wwwwww


maya都过了这么久了感觉我的画风都变了(x

至少手不知道为什么传了下来!


来一个小刺猬豆沙包吗:

大家好

这是一个极度任性的

【我他妈说这是击鼓传画这就是击鼓传画】

折腾了一个暑假竟然真哦不是终于搞出来了 我不多讲话 我就发个图 请大家自行感悟进化论的奥秘与神奇


01  @六感到了肚子饿 

02  @月岛夫人 

03  @夭幺子 

04  @ROTTEN WORLD 

05  @半山坡大白鹅嘎嘎咕 

06  @芬太 

07  @錯位矢量0010 

08  @Reckyless 

09 @我

我家小Loli的衣柜~

我女儿真可爱⁄(⁄ ⁄•⁄ω⁄•⁄ ⁄)⁄!

只是想上个色……Maya这人体……这色差……_(:з」∠)_

退之前把GU结了,老娘也是有GU的人了!!

 @馬尾  徒弟快来见师娘23333333

听说出90会加面板→_→然而,当我上去看了以后发现……嗯……加了快1w诶\(//∇//)\


ps.然后炮塔15没有冰塔9面板高,而且还都不到400%,再看看被削了一半的链锯→_→呵呵……我宁愿要链锯…

pps.师傅面板多了w4,可怕。